当前位置: 首页>无党派>正文
【特别报道·统战人士战疫情】党外知识分子殷俊:一位湘雅重症男护士在武汉金银潭医院的日记
2020-02-13 11:12   湘雅医院

1月26日下午,由国家卫健委统一调度,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在3小时内迅速组建由5位医护人员组成的国家医疗队赶往湖北支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中南大学党外知识分子、湘雅医院重症医学科殷俊主管护师就是其中的一员,他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抗疫前线已奋战十天无休,在今天凌晨录下了这些语句......

我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重症医学科殷俊主管护师。

今天是2月5日,天气晴。

这是我来到武汉金银潭医院的第10天。

凌晨四点半,刚刚下夜班,已经没有班车了,只能步行回宿,今天上班没有防护服了,穿的是防化服,密闭性比防护服更高,所以刚刚穿好衣服戴好送风面罩,睫毛上就有水气了,身上也像蒸桑拿汗如雨下,真怕一个班下来就要虚脱了,我只能告诉我自己咬咬牙,坚持下去,5个小时后就可以出去呼吸新鲜空气了。

转入ICU的病人几乎都是处于严重缺氧状态,胸闷气喘,四肢紫苷,意识也会因为缺氧而变得模糊,这个时候医生会立马给予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在纯氧下能维持血氧饱和度在90%以上就会继续观察,进行下一步治疗,不能维持就需要气管插管,上有创呼吸机了。

5床这位老爷爷是目前ICU唯一一位清醒也很配合的病人,他来ICU就一直上着无创呼吸机,虽然一直胸闷发力,却也很配合我们的治疗和护理,定时的左右两侧交替侧卧,没事的时候都在闭目休息。但是,他今天很反常,我刚刚接完班几分钟就开始敲床栏,他带着无创面罩,说话也很费力,手指着监护仪不停的比划,原来他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问自己的血氧饱和度是多少,听到我回复94%,他就竖个大拇指,继续休息。

接下来每隔几分钟他都会敲床栏,就问自己的血氧饱和度是多少,无论我怎么安抚他好好休息,不要担心血氧饱和度的问题,我没有主动询问他有没有呼吸费力,胸闷等不适就表示他的血氧饱和度是稳定的,不需要担心,他根本听不进去,后来才知道,他对面的病人血氧饱和度稳不住而插管了,大量的镇痛镇静药物使得病人一动不动。

目睹了这一切,他非常恐惧,害怕下一个插管的就是他了,由于病区氧压不稳定,很多插管上呼吸机的病人都在使用氧气罐供氧,因此,这位老爷爷以为氧气罐是救命的稻草,也要求我给他搬一个氧气罐放在他床边,说什么也不让别人搬走,仿佛这个氧气罐就是他最后的救星。

而老爷爷可能不知道,他若是插管了,再多的氧气罐可能都救不了他了,人真的很脆弱,在病毒面前,谁都会变得渺小无助,人也很坚强,面对生死考验,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会紧紧握住那最后一根稻草,看着老爷爷这样反常的焦虑恐惧,想着每天上升的确诊病例,还有很多人都在等着一根救命的稻草,我一个男人的眼泪就止不住了,或许是很久没有哭过了,来了金银潭医院就特别容易哭,真的,新冠病毒来袭,一切真的太不容易了。

对于护理新冠肺炎患者而言,吸痰,翻身,清洁大小便,喂饭喂水等等,任何一项操作都可能有高危暴露的风险,尤其是松开他们的呼吸机面罩,给他们喂水喂饭的时候,因为氧储备差,面罩不能松开太久,无创呼吸机气流又太大,咀嚼吞咽又乏力,所以一口饭,一口水,都要慢慢来,吸管吸不动,我就只能用注射器一点点给他打到嘴里,每次还没来得及扣上面罩,呼吸机的气流吹得他直接就对着我咳嗽,一顿饭喂下来真的又心疼又害怕。

ICU里的工作,既是技术活,也体力活,工作强度大不说,心理压力更大,但我不能退缩,也不会退缩,因为我是一名重症监护护士,是一名来自湘雅的重症监护护士,是新时代的湘雅人,身上永远肩负着敢于担当,救死扶伤的使命和责任。

转载: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微信公众号

已是首条
下一条:中南大学党外人士喜获2项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单位负责人联系方式 电话:0731-88877160
版权所有© 中南大学党委统战部 Copyright © tzb.cs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