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无党派>正文
【同心筑梦——改革开放40年统一战线人物】张亚林:做个好人
2019-05-09 08:18 曹玉萍  湘雅二医院

张亚林:中南大学无党派人士,国家级教学名师,湘雅名医,湘雅二医院一级主任医师、教授、博士导师。中组部特殊一线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


5月7日下午,省级劳动模范获得者张亚林教授应湖南省卫生工会邀请,为省直卫生部门的领导和职工代表作劳模先进事迹的演讲报告。张亚林教授的报告自然生动、情真意切、感人至深。报告大厅或鸦雀无声,或发出阵阵会心的笑声与掌声。与会者反响热烈,都说劳模不像媒体宣传的那样高大上,今天看到了活生生的身边人。

张亚林教授秉持他的一贯风格,演讲不用讲稿,娓娓道来,一气呵成。听起来是个好故事,根据他的录音整理成文字,也是一篇好文章。刊登如下,以飨读者。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

我叫张亚林,是湘雅二医院的精神科医生。我报告的题目是:做个好人。

我出生在湖南湘西,那个只长石头不长粮食的张家界。大山里生,穷困中长,从小吃不饱饭,看看我的身高,就知道我说的是大实话。那时候大学都时兴办在山里,湖南医学院的分院就办在我们的小镇上。老师都是从省城发配来的,没想到其中有一位,后来成了我生命中的贵人。因为文革过后,我斗胆报考了他的研究生,谁知他胆子更大,竟然录取了我这个既没上过高中,也没上个大学的山里人,使我成为了我国第一个行为医学的研究生。他就是我的导师,当时湖南医科大学副校长杨德森教授,老师的不拘一格和有教无类改变了我的生命轨迹,于是:

上世纪80年代初,我提着一只木箱,背着一卷铺盖,从湘西的大山中走来;90年代初,我又怀着三分壮志,夹着七分梦想,朝太平洋的彼岸飞去。

从硕士生到博士生,从主治医生到主任医生,从硕士导师到博士导师,从湘雅名医到国家名师,我一步一个脚印,艰难攀登,不敢懈怠。

梅花香自苦寒来!命运给了我一次机会,我就应锲而不舍;时代给了我一滴露水,我就应涌泉相报。我时时提醒自己,要不忘初心啊!

我的初心之一,是要做个好医生

如果要把人类分成两种人,可把一类叫作病人,一类叫作医生。几乎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病人,却只有少数人,比如你、我,才有幸成为医生。做医生应该善待病人,视病人为衣食父母,没有他们,我们哪来吃、哪来穿?没有他们,哪有名、哪有利啊?得病不需要有病德,但当医生却一定要有医德,因为,医生应该是人群中的精英,尊重病人、敬畏生命应该是浸透在医生骨子里的基本素养。

我医术未必高超,但我看病用心,不论得失,皆有记录,著有《张医生治疗手记》。而且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只会开药不会心理治疗的医生不是完美的精神科医生,因为心病也要心药医呀。

三十多年前我的硕士论文,从国外引进了“行为疗法”;

二十多年前我的博士论文,又在导师的指导下创建了中国道家认知疗法;

十多年前我主持了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项目,带领北大、清华等十三所大学上百名心理专家制定了我国第一部《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技术操作规范》,结束了我国心理治疗没有技术规范的历史。

不好意思的是,我看病很慢,一上午只能看几个病人,比起我的同事来要慢上很多,自然,劳务费也要少上很多。但当病人哭着进来,笑着出去的时候,却让我很开心。病人口口相传,让我获得了中国“杰出精神科医生”的荣誉,又评上了“湘雅名医”,湘雅名医可不仅仅是个荣誉,学校奖励一百万,真金白银,那可是名利双收啊!所以我总是相信,人在做事天在看啊!

我做精神科医生40年了,15000天啊!天天和胡言乱语的朋友为伍,帮他们打开精神枷锁;天天和焦虑抑郁的朋友做伴,为他们清扫心理雾霾。有时很累,但我乐意。我不知道,我未来的路还有多长,但我知道,我会一条道走到黑,执迷不悟,乐此不疲。

我的初心之二,是要做个好老师

我们湘雅人啦,走进病房,就是医生,面对的是疾病、痛苦和死亡;走上讲台,就是教师,面对的是青春、未来和希望。

当年毕业留校,跟随我的导师创建了我国第一个精神卫生系。在导师的指导下起草了第一份教学大纲,制定了第一份课表,主编了精卫系的第一本全国规划教材,也主编了教育部研究生教材《高级精神病学》。后来学校把精卫系教学的担子交给我,我和我的同事们坚持教学改革,取得一系列重大成果,获得了几乎所有国字号的教学荣誉。这清一色的“国”字号,至今在国内独一无二。

我对学生是目标管理,毕业论文我要反复看,他得反复改,有时一改再改,改得堂堂七尺男儿都要哭啊!但答辩时,我就要为他们站台、为他们保驾护航,因为我是他们的靠山。我把这叫做从严要求,从宽发落。我努力发现每个学生的长处,使其发扬光大,因为一俊压百丑啊。我不找学生的缺点,因为哪壶不开提哪壶,美丽的月亮也会是一脸的雀斑。

我们创建了 “精卫”奖学金,集资二十万,奖励优秀学生。我个人也曾解囊资助特困学生,为学生代交学费4万多元。还举办“心理健康讲座”,为他们打开心结。课内课外结合,教书育人兼顾。既帮助了学生,也快乐了自己。2011年以最高票当选中南大学最受欢迎的研究生导师,也被树立为湖南省师德标兵。

我认为,一个好老师,应该能上得一堂好课。虽然我曾被评上学校的“最佳授课教师”,也在教育部做过全国示范教学。但时至今日,每堂课前我仍要精心构思、认真备课,包括今天的发言噢。开场白如何才能迅速抓住学生的眼球?结束语怎样才能达到余音绕梁、三日不散的效果?讲课从不看稿,也不照着幻灯念。或旁征博引、滔滔不绝;或抑扬顿挫、娓娓道来。看似张口就来、随心所欲,其实都是精心设计、反复推敲的结果。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个中的酸甜苦辣,我体会最深。都说学无止境,其实“教”也无止境。胸中要有万卷不朽之书,口中才有三寸不烂之舌,没有背后的呕心沥血,哪有此刻的云淡风轻啊。

我的初心之三,是要做个好公民

我的座右铭是:淡泊明志,宁静致远。高悬在我家的客厅里,时刻鞭策着我。我虽然号称国家名师,能在万众瞩目之下侃侃而谈,但私下里我却很内向,不善言辞。我不习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排场,不喜欢呼朋唤友、迎来送往的喧闹。我好静,常常独居一隅,享受着沉思、孤独和寂寞。但可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哦,一旦国家有难、人民有难,我会拍案而起,绝不袖手旁观!因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啊!

比如“法轮功”流行时,我撰写了“从心理学角度透视痴迷现象”的文章,不是喊口号,不同于社会上流行的政治大批判,更不同于那些低级红,高级黑。因通情达理,因为有真知灼见,被登上《内参》,呈送给中央领导。

又比如非典期间,感染者不过成百上千,而恐慌者却无以计数,我们长沙的板蓝根都脱销了啊。我从一个精神科医生的角度,带领我的博士生们,夜以继日地赶写了一本书:《换个角度看非典》。从撰写、编排、印刷到出书,一共才花一个月,赶在了非典流行期出版发行,及时缓解了人们的恐慌。那叫做特事特办啊,后来受到了七个政府部门的通令嘉奖。

再比如汶川地震,听到消息后我做的第一事情是,破天荒地给我的一个学生发了一条信息。发条信息说是破天荒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矫情、有点夸张?不,对我来说一点都不。虽然我有很多学生,北上广、海内外,天南海北,但我从不主动联络他们,我只大致知道他们在哪里。有时是我糊涂,有时是无为而治。别看他们在我面都是前言听计从,敬畏有加,但我知道,只要离我十米开外,眼光拐角处,他们就会人模人样,一个比一个聪明,一个比一个能干,都不是等闲之辈啊。所以,不是我不关心他们,而是我彻底地放心他们,他们对社会的认知能力、适应能力、驾驭能力通通在我之上,无需我杞人忧天、庸人自扰啊。但那一次,我真的有点急了,我记得有个博士生,毕业后好像就在那一带工作。所以我才破天荒地发出一条短信:“还在吗?”,一个问号三个字,真正很短的信。他回了电话,说医院墙都裂了缝,已经安全撤出。我马上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赶快做好科研设计、准备评估工具、进入灾区,研究PTSD。 PTSD是一种灾难性事件引发的精神障碍,百年难遇啊。

我自己呢?也不能只流泪、只捐款,我要做点什么。我利用我们医院的远程会诊系统,一连三讲“灾后心理防护”。第一讲是对灾难经历者,他们大难不死,躲过一劫,暂时觉得很幸运,殊不知接踵而至的将是绵绵无尽的精神创伤。第二讲是对救灾军人讲的,人们往后撤,军队向前进。大家称他们为钢铁战士,以为他们真是铁打的,殊不知军装里包裹的也都是十八九岁的血肉之躯。也许一年半载之前,他们还是在校的莘莘学子、或是在家的独生宝宝,或是大街上穿着前卫的小鲜肉!但现在他们却天天身处生死未卜的危险之中,天天目睹生离死别的恐怖场景,天天承受身体和心理的双重透支,他们究竟能坚持多久???第三讲是对救灾的心理工作者,要想帮助别人,先得弄清自己,殊不知心理医生也并非天然的心理强者。央视网、新浪网等全国多家网站争相转播。开讲之时是5月15日,离震灾发生仅有三天,因此有媒体说我是汶川震灾心理干预的第一人。去年为纪念汶川震灾十周年召开的全国心理危机干预大会,还请我做了一场学术报告,有趣的是,大会主席就是我当年给他发了三个字短信那位学生。

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身份,有的是医生、教师,有的是工人、农民,那只是个社会标签,本质上我们都是一个公民。位卑未敢忘忧国啊,一介平民也应有家国情怀、专业素养和社会担当。

我的初心是想做个好医生、做个好老师、做个好公民,总而言之,就是想做个好人。

做个好人,就要与人为善;做个好人,就要助人为乐;做个好人,就要有爱心。爱心分大分小,要有大爱,也要有小爱。大爱就是博爱,就是要爱病人、爱学生、爱人民。小爱就是亲爱,就是要爱家人、爱亲人、爱友人。我是省政府的参事,每年有几次与省长们近距离座谈的机会,我曾向领导建言,不要过分提倡六亲不认、三过家门而不入的行为。不要以为是英雄、是模范就一定是儿女病了不陪伴,父母去世不奔丧。我不相信,一个不爱家庭、不讲亲情的人会真正地爱我们的国家、爱我们的人民。所谓忠孝不能两全,是指特殊情况下、特殊人物的英雄壮举,不是那些寻常百姓有家不归的理由和借口,所以我们都要常回家看看。

讲亲情,爱孩子,我不操心,我们都爱,那是本能啊,是猪马牛羊都会的事。说句粗俗的话,畜生都会啊。爱孩子是本能,爱父母靠良知,爱父母才需要提醒,只有人类,只有受过教养的人类才有良知,才会爱父母。

当然,我们也要爱自己呀,再忙、再累也要为快乐留一条生路。总书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们不也是人民群众的一份子么?所以,最后送大家一句话:劳动模范爱劳动,劳动模范也要爱自己。


转载: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网站

链接:http://202.197.61.35/system/site/column/news/

上一条:《人民日报》发表中南大学无党派人士朱力的文章: 乡村振兴要软硬件结合
下一条:【同心筑梦——改革开放40年统一战线人物】胡彬彬:行走中的“村长教授”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单位负责人联系方式 电话:0731-88877160
版权所有© 中南大学党委统战部 Copyright © tzb.cs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