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人大政协>各级政协委员>正文
全国两会专访 | 张灼华:自费研发包虫病早期诊断方式
2016-03-09 16:09   审核人:

“若给牧区百姓做全面排查,对控制感染风险大有好处”  

张灼华:自费研发包虫病早期诊断方式  

◆湘声报记者 龚菁琦  

2015年以前,包虫病对长期从事医学研究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南大学副校长张灼华来说,还只是一个停留在书本上的模糊概念。  

2015年4月,因全国政协的相关调研,张灼华开始关注包虫病,并自费开展调研和实验。同年6月,全国政协针对包虫病防治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他在会上亮出了自己的实验成果:利用生物分子遗传技术,针对包虫病开展早期诊断。  

“包虫病以早期难检测、死亡率高著称,用我们的方法肯定可以在前期检测到它。”面对湘声报记者,张灼华信心满满。  

包虫病危害引发关注  

张灼华对包虫病的关注,源于全国政协调研组打来的一通电话,“他们问我对包虫病防治的看法。”  

包虫病,是一种慢性寄生虫病。包虫可寄生于人或动物体内,前期不易发现,一般等身体有肿块出现时,才能通过B超检测到。但此时,治疗时机已较晚。这种病潜伏期长,未经治疗的包虫病患者10年病死率高达94%,因此包虫病又被称为“虫癌”。  

“坦白来说,我研究的方向是神经系统的分子遗传学,包虫病也只了解大概的知识,没有做过专门的研究。”张灼华说,接到电话后,他仔细收集了不少资料,发现包虫病的危害不小。  

包虫病主要在牧区流行。2012年,全国受包虫病威胁的人口近5000万,现有包虫病流行县350个,主要分布在内蒙古、四川、西藏等7个省区。家犬和狐狸等野生动物是主要传染源,犬类因食入病畜内脏而感染,病犬排出的虫卵又会给牧场、水源等自然环境及羊毛等畜产品带来污染。  

“在牧区,农牧民的传统养殖方式和消费习惯根深蒂固,犬与牛羊混养、给狗喂牛羊脏器等现象十分普遍,防疫意识薄弱。”张灼华说。  

包虫病对人体危害极大。晚期包虫病患者极度消瘦,出现黄疸、门脉高压及肝腹水等症状;脑包虫病患者癫痫反复发作,病情十分凶险。泡型包虫病尤其严重,主要寄生于肝脏,并可以向周围组织浸润和向远处转移,未及时治疗则死亡率高达90%以上。  

基于这些原因,全国政协组织调研组深入牧区,为围绕此议题召开的专题双周协商座谈会做准备。  

通过实验和调研,张灼华有了一个灵感:利用生物分子遗传技术,应该可以在早期检测到包虫寄生情况。  

自费开展包虫病诊断研究  

生物遗传技术能不能检测到包虫病,不能只凭灵感。张灼华知道,“必须拿出真材实料来”。2015年5月,他决定自费去一趟牧区,探究病源,获取实验材料。  

但材料的获取并没有想象的简单。牧区不少医院都收集了病人的血液感染样本,但因相关规定,并不能马上支持他的实验。几经辗转,张灼华最终在青海省人民医院收集了一批实验材料。“当他们得知我们要做这个实验,很支持。实验材料最后都是免费的。”张灼华说。  

对于实验,张灼华很有把握。他的自信来源于理论依据的充足。“我们是利用分子遗传技术,分辨出人体和包虫各自分子的不同,这个在理论上是成立的。”张灼华进一步解释道:“包虫一旦代谢,就会有核酸排到人的血液中,人和包虫的核酸很不一样,可以识别出来。”  

不过,实验进行到操作层面仍然非常繁琐。为了保证准确性,张灼华和他的团队一次要检测几十万个分子,并在其中确定几千个包虫的分子,才算有把握。  

当湘声报记者问起实验成本,张灼华不禁感叹:“实验价格不菲!”据了解,实验过程大约花了10万元。庆幸的是,实验成功了。  

“当时青海省人民医院拿来的10个人的血液材料,只有5个人是感染者。他们并没有告诉我们哪些人被感染,通过实验,我们成功地找出这些感染者。”张灼华笑着说。  

2015年6月4日,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如期召开。就如何做好西部农牧区包虫病防治工作,委员们踊跃建言。  

拿着自己的实验成果来参会,张灼华十分骄傲,“其他委员谈到对动物包虫病的防治、政策的支持,还有包虫病药的研发,都很有见地。我的角度比较不一样,是针对包虫病的早期诊断技术。”  

在会上,他亮出了自己的观点,“目前包虫病的诊断主要依赖影像学方法,而血清学免疫诊断不稳定,仅能作为辅助诊断指标,并且这些诊断方法一般只能发现晚期病人。国际和国内都缺乏方便、可靠的早期诊断技术。利用分子遗传技术,对病人血液实行精确诊断,为做好包虫病防治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寻觅降低检测成本的方法  

2月26日下午,当湘声报记者来到张灼华的办公室时,他刚接待完一批客人。“他们是专门为包虫病实验来的。”张灼华说,目前对包虫病的检测成本不低,如何让成本降下来,变成老百姓用得起的技术,是他现在要攻克的难关。  

“在我看来,成本在300—400元左右比较适合,老百姓能承担得起。”说话间,张灼华突然停了下来,用笔飞快地在本子上记下了几个字。湘声报记者想一探究竟,他却掩上本子笑道,“我突然有个灵感,可以降低成本,这可以申请专利了。”  

他透露,降低成本的方法,就是让检查的分子数量降下来,不再全面撒网。“这中间大有可为。”  

谈起利用分子遗传技术诊断包虫病的前景,张灼华认为,目前在国家的支持下,短期内研发这些技术的可行性和成功率会很高。这项技术除了不需要手术、准确率高和病人容易接受等优势外,其简单、相对快速的特点适用于人群普查。此外,类似的技术也可以用于检测动物是否被感染。“若给牧区老百姓做一次全面的排查,会对控制感染风险有很大好处,是一件惠民的大好事。”  

上一条:全国政协委员张灼华:国家要对二孩政策完善配套保障制度与时俱进
下一条:委员热议报告:向创新驱动要新活力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
单位负责人联系方式 电话:0731-88877160
版权所有© 中南大学党委统战部 Copyright © tzb.cs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